• 欢迎来到论文发表网(www.lunwenchina.cn),我们为您提供专业的论文发表咨询和论文发表辅导!
受“清朗”行动影响,原网站QQ被封,新老作者请联系通过新的QQ:189308598。或者电话微信:15295038855

你的位置:论文发表网 >> 论文库 >> 艺术论文 >> 艺术理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当我们在讨论“不爱”——浅谈《开放夫妻》中戏剧道具的使用与表征

热度0票  浏览0次 时间:2022年1月14日 11:18
  (上海戏剧学院,上海 200000)
        摘 要:由王子川、金晔主演的话剧《开放夫妻》于 2019 年冬再次在上海演出,在保留了达里奥福戏剧特有的即兴互动的基础上,还增加了新颖的戏剧道具的使用,使这部多年前的欧洲喜剧拥有了颇多现代气息,本文旨在讨论上海演出版本的戏剧道具的使用与表征,试图探讨是什么让这部老戏讲出新意的。
  关键词:欧洲喜剧;原著改编;编剧理论
  一、当老戏不合时宜
  《开放夫妻》是著名剧作家达里奥·福与妻子法兰卡·雷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合作创作的。风起云涌的嬉皮士文化下应运而生的全新婚姻关系造就了这部喜剧,成为了某种公开谈论情欲的滥觞。然而今天,经历了无数思潮冲击的我们再次借着国内复排版本重新审视这个戏的时候,在依旧感觉荒诞可笑的同时,也多了一分怀念的感觉,仿佛隔着舞台在与父母辈愤怒躁动的中青年时期对话一般。
  2019 年度的复排版本并非金晔的首演,事实上该剧在经历了十年的演出打磨之后,主创团队们逐渐对“开放夫妻”
  有了自己的理解,使这部几十年的欧洲喜剧体现出新的意味。
  如果说达里奥福的原剧本更在乎讨论“爱”与“情欲”的理解的话,那么这次复排的复排版本更倾向于讨论对于“不爱”
  的理解。尤其是在复排版本中几处戏剧道具的运用,更加体现出这种脱胎于原故事又高于原故事的,对于“不爱”理解的趣味和表征。
  二、新意属于慎重而精致的戏剧道具
  有别于原剧本对于枪的使用以及对于摩托车的讨论,金晔与王子川版本的《开放夫妻》又加入了几包零食和一台玩具遥控车作为仅有的几个道具来使用。对于一部不分幕的单场景话剧来讲,这两个戏剧道具的插入节点无一例外都是女主角金晔在叙述自己对于开放夫妻关系的不理解以及对丈夫耽于出轨欢愉的愤怒时,男主角王子川所在手中把玩的。不仅有效的点缀了略显枯燥的大复句独白,还体现出了一种对抗、与不耐烦的意味。然而这种男主角心不在焉的聆听与近乎刻意打扰别人讲话的个人态度,恰恰是点题的关键。意即,不爱是对爱的有恃无恐,是对原有规则的恶意破坏,是恼羞成怒的悲剧根源。
  首先,先来看一下对于零食与玩具车这两个戏剧道具的使用位置,主要出现在女主角金晔在苦恼地独白有关于丈夫四处寻花问柳的段落,此时男主角王子川提议吃一些零食,金晔彻底被王子川的任性与心不在焉激怒了,发出了要爆发的要挟,可王子川却拿出了零食开始边吃边催促金晔究竟打算如何做。
  此时故事行进到中段,两位主角通过互动与独白将各自的上场任务与整体的戏剧情境介绍完毕,二人的对峙形式也随着戏剧道具的使用展现出来,二人在严肃地讨论开放夫妻关系,女主角受够了男主角冠冕堂皇的劝解,彻底被激怒,表现出一种不管不顾的架势,看似是主动的;而男主角则在屡次劝解失败过后,表现出无奈而颓唐的样子,只好坐下来眼看着妻子发疯。在情境上二人的对峙似乎跟开场相比有了攻守易势的感觉。实则不然,男主角掏出零食的一瞬间,立刻将原本无奈而颓唐的气质转变为了对妻子的耍无赖和冷眼。
  我们可以看到,在心理上他是有恃无恐的,他习惯了妻子的疯狂与说教,零食的出现使这种严肃的交谈不再是第一次发生,对男主角来说,这甚至成了一种日常的消遣游戏。而反观女主角妻子一方,原本不管不顾的十足气势也因为严肃的讨论氛围瓦解而崩塌的无影无踪,妻子拒绝了丈夫的零食,转而展现为一种深深的疲惫,观众与女主角同时发现,传统家庭中男强女弱的基本结构即使在开放夫妻关系的转型中依然岿然不动,一次基于往日温情与善良的家庭起义在零食口袋打开的一瞬间失败了,戏剧冲突在这个时候达到了一个高峰,这让女主角意识到她不能再沉湎于质疑丈夫的奇思妙想,而是认真地思考新问题:假若爱情不在,该如何自处?
  而遥控车的使用紧跟其后,丈夫一遍讲述着有关女友的韵事试图进一步激怒、羞辱妻子,一边拿出了一个遥控器,开动了遥控车。而妻子则在哀怨中又一次反思自己究竟怎么了,在对什么生气,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哼哼作响的马达声在舞台的木质地板上响彻,让观众几乎听不清男主角或是女主角的台词,这本来应该是一种舞台事故,但结合当时的具体情境,但是在这种难听的噪音之中,观众们从另一侧面感受到了丈夫无声的对抗,二人之间的爱情此时似乎已经在乏味生活所代表的噪音之中消磨殆尽,无论是舞台上的男女主角还是观众席上的看客都对这场折磨般的对话精疲力尽。
  至此,一场不爱的宣告圆满成功,丈夫志得意满收起了遥控车,眼睁睁看着妻子失魂落魄地呆立当场。
  三、有关戏剧道具的困境
  诚如开头所言,达里奥福的作品已经在国内多次上演,而《开放夫妻》也有了许多个版本,国内的主创们在改编时也非常注重保留并且呈现达里奥福戏剧的精髓:即兴的互动段落与极简的舞美设计。
  然而正是因为这些著名的特色,也使得改编达里奥福戏剧的导演们有些束缚手脚,该如何在本就简约的故事与舞台上呈现出丰富的内容,成了排练场中的新命题。因此戏剧道具的使用变得风险极大,既要让这些道具尽可能的贯穿全剧(譬如“舞台上的火枪”这种古早箴言,又譬如《开放夫妻》
  的舞台上真的出现了一只手枪);又要让这些道具尽可能的在具备意义的同时又浓缩使用时间,毕竟要把即兴的互动段落作为《开放夫妻》的重头戏。毫无疑问,这一次复排的《开放夫妻》,金晔与王子川做到了平衡的同时,又在原剧本中找出了极具现代意义的新重点。毕竟,恼羞成怒的丈夫在生活中千篇一律,精疲力尽的爱情让生活从此各有不同。精致的戏剧道具的加入,让故事的结尾也与原剧不同了,金晔不再需要新男友敲门进来,让丈夫做出同归于尽的举动,而是冷静地走向下场门,让丈夫跟他的玩具车过一辈子去吧。
  作者简介:金澍(1991—),男,山东省泰安市,上海戏剧学院 2014 级硕士,研究方向:编剧理论。



中国论文网(www.lunwenchina.cn),是一个专门从事期刊推广、论文发表、论文写作指导的机构。本站提供一体化论文发表解决方案:省级论文/国家级论文/核心论文/CN论文。

投稿邮箱:lunwenchina@126.com

在线咨询:189308598(QQ) 

联系电话:15295038855(徐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
0

联系我们